headerphoto

任何一个产品

2021-03-18 02:09

张八五:我个人觉得,我们必须培养对外开放的新优势,未来蓝图应该从中国制造变为中华文明和中国服务,通过这样的一个蓝图向更多发展中国家输出,过去制造业是因为我们成本低,给发达国家提供低端、低廉、普通的商品,但是我们现在的空间也没了,我们和发展中国家合作领域更广泛,不断拓展我们的国际新空间,把中国发展改革开放的经验、快速发展的经验、如何发展民营经济、提高普通竞争力的经验等等,迅速向发展中国家输出。

“一带一路”是指“丝绸之路经济带”和“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”,是对古代陆上和海上丝绸之路的继承和发扬。

张八五:宁夏既是国务院批准设立的内陆开放型经济试验区,也是丝绸之路经济带国内沿线的重点省区之一。内陆开放型经济试验区是国家给宁夏的一块“金字招牌”。要下好先手棋,打好主动仗,力促试验区建设取得新突破,在推进全区经济社会发展中发挥更大的作用。

陆昊:目前黑龙江还没有达到经济合作所应有的需要,这里我也呼吁俄罗斯能加快节奏,现在的通道建设至少慢了3年,完全可以去行动实施的事情,由于通道建设没完成而一直停在那里,导致很多重要的基础物资只能绕道而行。要想富先修路,通道建设是第一位的,中俄之间需要加快步伐,包括绥芬河铁路的改造,由于中俄轨道宽度相差9厘米,这样的通行效率很低,对此我们要先解决好基础设施通道建设问题,需要和俄方加强共识。我也看到了俄罗斯联邦政府推动远东开发的决心,但两个国家文化不同,对市场经济发展路径也不完全相同,这需要有一个磨合时间。

路线图中,北线为北京—俄罗斯—德国—北欧;中线为北京—西安—乌鲁木齐—阿富汗—哈萨克斯坦—匈牙利—巴黎;南线为泉州—福州—广州—海口—北海—河内—吉隆坡—雅加达—科伦坡—加尔各答—内罗毕—雅典—威尼斯。

“一带一路”将打通以欧亚大陆桥为主的北线、以石油天然气管道为主的中线、以跨国公路为主的南线丝绸之路,及自我国东南沿海港口,往南穿过南中国海,进入印度洋、波斯湾地区,远及东非、欧洲的海上丝绸之路。并在沿线区域建立交流与合作平台。

王金笛:“一带一路”战略与其他发展战略不同,它是走出去、国际化、对外合作的概念,需要解决人才、文化、语言、当地法律法规、当地风土人情等问题,不是项目过去他们就能马上接受,这中间需要一个过程,这方面还会加强。

梁维特:一带一路战略是站得高、看得远的长期部署,总的来说,我觉得这将是为国家长治久安做好充足准备,当前我们不一定能够百分之一百来描述这个蓝图,但是如果澳门有能力能荣幸参与,这个蓝图将是澳门人民的幸福。

郑新聪:泉州民间资本大概有4000多亿,如果加上华人华侨这块可能有2万亿左右。我们正在想尽各种办法,争取把这些民间资本转化为重要的资源。

王金笛:希望把辽宁装备制造业、工程总承包能力推广到中亚等沿线区域。辽宁有相当强的输电线设备,可以加强与新能源装备、石化装备合作。另外,希望在对方国家建立一个工业产业园,例如俄罗斯等地,目前仍在积极推进,对方还有一些能源方面、木材加工、铁矿都有一种互补性合作。

郑新聪:福建是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发祥地,泉州是古代海上丝绸之路中最重要的起点之一。泉州在人力、物力、财力等方面都有很好基础,并已做了准备。90%的泉州华人华侨集中在海上丝绸之路沿线国家,很多都是商界领袖,具有很大影响力,他们很乐意在丝路建设中贡献他们的力量。同时,本土企业家队伍,他们分布在全国各地,其中阿拉伯后裔就有5万多人。此外,70多万港澳泉州籍同胞和900多万祖籍是泉州的台湾同胞成为新丝路建设的主力军。泉州因港而兴,有原来的“海丝”基础,海岸线发达,港口潜力很大,泉州纺织服装、石油化工、鞋业、建材等多项产业发达,并与沿线东盟、中东合作密切。同时,在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改革当中,效果将逐步显现。

张八五:丝绸之路政府主要做路,民间主要是丝绸,输出到全世界,民间投资可以参与任何一个领域,任何一个产品。企业家是灵魂和核心,只有企业家独具慧眼,组织生产要素,才能打造出最有竞争力的产品。

京华时报:许多人对一路一带认知较少,您脑海中的一路一带最终的蓝图是什么,能为读者描摹一下可以预见的未来吗?

京华时报:“一带一路”战略仅靠政府推动远远不够,怎样更好吸引民间参与?

京华时报:当地发展“一带一路”有何区位优势?将带来哪些契机?

京华时报:“一带一路”区域内的国家和地区间还存在哪些阻碍?如何解决?

陆昊:黑龙江的机会是参与“中蒙俄经济走廊”建设,黑龙江在对俄合作中起着总领的作用,最重要的是达成新的产业聚集来推动中俄之间的经贸交流合作,或者以对俄核心合作来带动我们与周边地区和国家的合作。

梁维特:政府要做的就是利用一些鼓励性政策让企业敢做,政府把应有的客观条件做好,然后把沿线国家的不同市场情况,通过高透明度的方式让企业掌握。

郑新聪:要真正让沿线国家政府和人民从心理上和行动上认可,然后主动参与进来。通过建立多边、双边合作沟通等平台,倡导国家有关部委支持社会力量,建设跟各个国家和地区之间的双向沟通的合作机制和平台。在基础设施互通方面,国家有关部委要加快规划方面的研究和布局,出台相关的政策和措施。最重要是要做好交通方面的,包括陆上和海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