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eaderphoto

就将他带到了市区南俊路附近的一个公寓内

2020-11-20 00:36

据介绍,小刘24岁,在长沙当厨师,一个月工资4500元。几年前,小刘通过qq群认识了张某,两人没见过面,断断续续保持联系。前段时间,张某跟小刘说要介绍他来泉州当大厨,一个月工资6000元,小刘相信了。8月17日,小刘从长沙坐车辗转来到泉州。张某和一名女子来接小刘,并带他去吃了一碗面接风,吃完后,就将他带到了市区南俊路附近的一个公寓内。

小刘告诉记者,他刚进公寓,一名女子将他的手机骗走,然后说要拿他的个人信息去登记,身份证、银行卡都被收走了,小刘身上带了3644元现金,被收走了3600元,只留下44元,银行卡里的6500元也被取走。

来到公寓的第二天,他就被逼着学习传销业务,“他们和我谈人生、谈理想、谈目标。”小刘说,还不断有人警告他如果好好做,就能飞黄腾达,不听话,就会被打,甚至断手断脚。来到公寓的第三天,他由于听课发呆,又被打了一顿。他尝试着到窗口喊救命,但是被抓回来,再次被打。

在传销窝点里,小刘结识了另一个伙伴,几次聊天,得知他也想逃跑。小刘悄悄说:“你去把厨房的酱油弄出来,我就有办法帮你逃走。”这个伙伴来得比较早,资历较深,得以潜入厨房将酱油偷出,并藏于厕所的热水器上面。

小刘只能假意顺从,暗中找机会报警。经过七八天的“学习”,小刘逐渐掌握了行业的知识,对他的看管也松懈了。小刘想到写字条扔到楼下报警。但这里没有笔,也没有纸,他想到了自己平时吃药,说明书可以用来写字,便咬破手指,打算写血书,但是写不到两个字,血干了。

“我朋友知道我来泉州工作,打电话来问我到了没有,他们将电话拿给我,警告我要好好说话,给朋友报平安。”小刘说,他接过电话,就说自己被骗了。结果电话被抢走,被几个人围着暴打一顿。

两房一厅的公寓,住了10个人,只有一张床,女的睡床上,其他人打地铺。小刘进了公寓,就意识到被骗,但已来不及了,公寓里的人将他控制住,两人负责守住门口,一个人寸步不离地跟着小刘,上厕所、洗澡都跟着,还有人负责给小刘“洗脑”,如不顺从就会被打。

此法行不通,只能另辟蹊径。小刘注意到厨房里的酱油可以用来写字。但是,厨房重地,他无法接近。

“当时我被带进来时就觉得有点不对劲,便记下具体的楼层和位置。”小刘说,有了酱油,他偷偷在厕所里在说明书上写下求救内容,并用钱包着,丢到楼下。几天来,小刘丢下4张字条都没有效果,小刘开始有点绝望。前日下午,小刘又从厕所窗户偷偷往楼下丢了一张,“我想最后丢这一张,再不成功就要想其他办法了”。